?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1|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难耐冷落_0

[复制链接]

723

主题

723

帖子

723

积分

VIP会员

Rank: 2

积分
723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昨天?23:2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 ?
? ? 写给一个叫寂寞的渴望金钱的男孩子--------
? ?
? ? 难耐冷落
? ?? ?
? ?
? ? --我在说些什么?我一定喝醉了酒。他望着对面朦胧里的一个侧影,那个侧影在桌子前,缓慢的移动着手臂,把桌子上一个长长的玻璃杯,捏在手里,悠然的转动着,仿佛转动着自己的生命,又仿佛转动着自己的。这一刻的寂寞袭了他的心,和我一样,一样在寂寞中,不过她在风尘中,我在,我在这所空房子中而已。
? ?冬季喝红茶也是养胃的好方法 我,我就是想要和你在一起。她说着,真诚的把杯子放下,把手儿绞在一起,手儿痛苦的缠绕着,象刚才,他们在床上一样,两个痛苦的肉体缠绕在一起,房间的寂寞便快乐的呻吟,快乐的引起震颤,把寂寞的死水,搅起浪花,一次次散落在心的一隅,一隅的地上,烟花一样许多的瑰丽的色彩轰的一声,砸开,那一瞬间的快感攫住了他们的生命之魂,他们在一霎那的生命的享受中,忘却了一切。
? ? 而现在,当他衣冠楚楚,她衣着整洁优雅的坐在这窗前的桌子上,喝着巴西的速融咖啡,品着心里生命复苏的味道时,他又躲起来。
? ? 我要和你在一起。她说。说得飘飘忽忽,连她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分量。
? ? 他笑了。很温柔的说,你不会跟我在一起的。你是属于,属于空气中的一个人。我是属于这个房子里的人。你是自由的享受生命的全部的人,爱情的又是物质的自由的人。我--------我,他抬头看着黄昏的太阳透过玻璃射进天花板的那截白色的墙,说:你是那墙上的太阳呢,留在那里片刻,给我的房间里一片即时的光明,即时的快乐,然后又飞逝一般遁走。
? ? 可是,我和你在一起是真的在快乐,在愉悦。是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哦,那些所有的外在的内在的愉悦,放松而彻底呢。她神情迷离的说。
? ? 他又一次笑了。有些自豪-----我也感觉得到。你是真实的享受生命,我也一样。可是------他更温柔,磁性的男声低沉而有力:可是你一天以后,就会不快乐。你就象空气,你是属于外面那些高大的树呀,优美的草呀,鲜艳的花呀,而不属于房间的。
? ? 你也不属于房间呢。她说,你不是也去上班,也去---------她想说,也去找我吗,也去那个快乐的场所找我吗--------顿了一下,改口说,也去那灯红酒绿的场所吗?
? ? 唉--------他微微叹口气,是啊,我是幽闭了的空气,耐不住寂寞和冷落呢,我去外面走一趟,自己洗一次,回来的时候,连一枝狗尾巴白癜风合理饮食怎么做草儿的尘也不曾带回呢。我只是要使自己洁净一些罢了。
? ? 我也是,我们原本是同样的人。我生活在哪个场所,我也幽闭着呢,我时时来你这里,我就是要使我自己洁净些呢,我们是一样的人,我在这里洗去浮华,洗去那些肮脏的落满地毯上,看不见,却永远存在的灰尘,我出去的时候,又清爽,又洁净,连走路也不同了呢。
? ? 他苦笑一声;是的。然后,他想,你就在某个角落里的桌子上坐下,自己叫些精美的小茶点,喝着青山绿水的茶水,让那绿得杳然的茶杯和水气的氤氲把你笼罩起来,你便沉浸在那个音乐突然响起,又戛然而止的场所,那个男人,就会走上来,你们就会共舞一曲-----廖某问用什么方法预防白癜风复发最好--他的心猛然痛一下。
? ? 他说:你不会和我呆在一起。一个人是不能关住那些弥漫的花香啊,汩汩的流水的。假若关住了,本来的生命就没有了。第二天,或者第三天的早晨你从梦中醒来,发现满屋子陈腐的气味,幽闭了的不流动的香呀,水呀,都会因陈腐而失去生命。
? ? 你也如此呢。她愉快的说,你怕幽闭,你要出去。我们一起打开窗户,一起走出去。我们是快乐的一对鸟儿,快乐的一双蝴蝶。我们自由在花草的院子里,强如你一个人,我也一个人哪。
? ? 我请问一下北京哪家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很好们本质不一样的。他想。你属于浮华的街头,街头的一所附庸风雅的院子里,被从外面苗圃里移植来,装饰风景的云杉树,亭亭而立,雍容华贵,却失却了森林的气候,和环境。你自己认为是真实的生活在地球上,实际上,早被养花人在血液成长的本质里注入了变性的荷尔蒙或雌激素什么的------你感觉你是一棵树,想要真实的生活,你自己又像吸食的人儿,离不开------
? ? 他说:你天生不会呆在房间里,一定要出去,你喜欢征服,喜欢热情似火的恋爱;你喜欢那个高扬着色彩焕然的头颅,征服一切男人的你。
? ? 你呢------你不是也在征服女人吗?她突然反击一句。有些恼羞成怒。站起来绕到桌子这边,把他摊在桌子上的一张纸拿起来看,他在上面随意的写了一句话:刻骨铭心的感情。无所不在的抑制。
? ? 她抖动着,你看,你在抑制,你在抑制呢。一边抖动,一边愤怒着,把那个纸撕得粉碎-----然后打开门,哗的一下,扔了出去。洁净的院子里,象落了雪一样。
? ? 那些纸片在些微微的风里,旋转一下,大部分便静止不动了,只有偶尔的一两片掀动着一角,一闪,一戽扑,移动着。
? ? 她想马上就走出这个院子,可是又不甘心。眼前这个男人什么也不看,就看天花板下的墙上,墙上的那块太阳的痕,从窗子外,刚才射进来的那片粲然的阳光,现在已经成了一条斜斜的光带。光带被外面碎碎的树叶纠缠,支离破碎。
? ? 女人想今天这个从寂寞中醒来的男人,又要准备睡去了。不-------她想,他还要在初始的夜色里,去郊外散步,在郊外,和那些空廓的土壤,土壤上任意的生命交流,和郊外的天空中那些沉静的星云,用手语传递什么信息。也许那里会有一个什么老人-------那个老人总是蹲在一个岸边,默望山谷,山谷的远远处有一条河流-------尽管已经早没有往日的汹涌澎湃的模样,但是只要有一条河流在山外绕着流淌,就给生命一份流动的活力------
? ? 他远远的望一眼,就会走回他的小屋,打开他的台灯,在电脑前敲击键盘,敲击出寂寞中那些欢快的节奏,给那些个红的耀眼的清纯女孩或者貌似清纯的女孩,浓香软语的唱出来,换他的牛奶和面包-----
? ? 每当一首新歌出来,他便坐在台前,用纤长、白皙的情欲浓密的手指击打膝盖,迷朦着酷酷的神情,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她因偶然的回首,第四视觉的点落在那个酷酷的神情上,突然觉出他幽幽的寂寞--------叩响了灵魂的某一枝丝弦,她恋爱了。
? ? 她在门外的台阶上,崴了脚,身子倾斜在这个男人寂寂的胸前,男人趔趄一下,不得不扶住她,她杳然的苦笑一声。
? ? 男人便被她的手支撑了。
? ? 她跳着走的神态感动了,或者印合了他心中的什么----总之,他把她带回家,他们在一起呆了三个月--------三个月的长久,使他解读了生命的欢乐密码。
? ? 而后-------一天,女人出去了,坐在酒吧的台上,另一个男人追求来,那些鲜花琳琅满目的绕着她,别样的体验呢?她想。
? ? 很多很多的珠宝啊、钻石啊--------应有尽有的物质,在心灵的一角蚕食精神-------那种蚕食,真像蚕儿吃叶子呢,你只听见沙沙、沙沙的声响,一片叶子硬是剩了脉络,丑陋的在竹匾上,在那些褐色的粪粒上烘托着雪白的,柔软的那些蚕儿,蚕儿是属于桑叶的,不属于脉络的,她这样想着,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走得义无返顾,洒脱自然。
? ? 他就站在大门对面的广场,远远的看着雪白的蚕儿被抱上车,车随后驰驰然奔向山,蚕儿上山----------山的半腰上,有一个别墅群--------
? ? 他没有叫,也没有喊只在痛的茫然中走回自己的小屋------
?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