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1|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母亲的追问

[复制链接]

2742

主题

2742

帖子

274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742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昨天?23:5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母亲的追问
??

??母亲的追问

??——苍下山

??

??

??寒假在家呆了四十多天,七个人挤在广州的调整好患者的心理相当重要一套两室一厅里。这本来是只属于姐姐和姐夫租的小家,可七年来,由于父亲为赚钱欠下三十万债务,家境越来越窘迫,每年特别是年底逼债者闹得全家不得安宁。破于生计,苦于逼债和为逃离种种奚落,冷眼,父母投奔于姐。

??  

??父亲一直在工地上做零杂工,姐姐、姐夫每天朝九晚五地上班,维持着在大都市的高额消费。在这里,妈没有可以倾诉的同辈,不习惯这拥挤的小空间,每天过得简单而机械:去批发市场挑些便宜菜,洗衣,打扫房间,做饭;下午就出去晒一下太阳。当地人投入的打牌声,垂钓者的怡然自乐,悠闲妇女们的胡侃……人们的消遣更加剧了她内心的孤寂和忧虑。她哀叹:在那个因依仗煤矿而爆发户辈出的家乡,惟有我,一个五十多岁,在水泥厂上了三十多年班的妇女却沦落在这里;她惭愧:不仅无能将女儿风光地出嫁,还给他们带来诸多麻烦;她惦念:家里年迈的老父老母是否健康,是否依旧终日劳。

??  

??这么多年来,妈很辛劳,精神也极度痛苦,唯一令她稍微欣慰的是有一个在读大学的女儿—我。我当然忘不了高中四年全家人全心全意为我服务的岁月。妈妈特别的爱,以致使我复读时不敢面对她心疼的眼神,连中秋节都不愿回家。这么多年来,她已习惯了在亲友面男人和女人在各方面是有很大不同的前沉默,习惯了忍受,习惯了默默辛苦地赚钱。纵然别的农村妇女感受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去享受各种新奇昂贵的消费,纵然别人怎样夸耀自己的儿女有出息。我有时愕然:是什么让她如此沉默?是多年失意生活的压抑还是她比一般人有觉悟?可在家里,她并非沉默寡言。她会讲:小婶现在在家天天打牌,越来越年轻;她会对我们说不喜欢年中国最好的皮肤科医院的名次是多少轻人把头发弄得很,不喜欢我和姐的邋遢作风;她会感动于媒体报道的那些好人好事,不提倡富太太们整天除了花钱,无所事事……我似乎理解她在众人前保持缄默的酸楚和无奈。

??  

??妈是我见过最怕冷的人。冰灾那年广州的冬天也是很冷的,她没有暖和的衣服,我好几次陪她去附近的超市看衣服。我对那里的衣服质量和样式都很不屑,而她似乎对那些小优惠感兴趣。于是我跟在她后面,看着她摸布料,找价格标签,犹豫不绝。在市场,她也是扭捏低声地与小贩们做交易。这些举动令我很不快,我冲她大叫:“买东西这么犹疑,能不能讲点效率!”走在街上,她总会驻足一类类招洗碗工,服务员,搬运工之类的广告,次数多了,我也就悲伤起来。后来,在晚上夜话时,她说道:“你看我多次在付钱时显得缩手缩脚的,是因为我们实在没钱,我已经五十了,如今欠了那么多账,逼死人,你不知道我每晚都睡不着……”每晚她都要上好几次厕所,很多时候听到她重重的鼾声,在感叹妈妈老了的同时,我也忏悔自己不懂事,又觉得要珍惜与母亲共枕的时光。

??  

??从小到大,妈总会帮我和姐姐把该洗而没洗的衣服洗掉,把乱放的东西收好,至于什么吃的,用的,好点的自然留给我们。其实,母爱无处不在,只是当爱已成为一种习惯,我们都麻木了。也曾听妈自言自语过:“如今的孩子们普遍是好享受怕吃苦,只索取不知回报。”

??  

??那个我返校的傍晚,妈刚从建筑工地回来,灰头土脸的。我准备出门,欢快地对妈说:“来拥抱一下!”她却说:“算了啦,我全身脏兮兮的,你还是努力读好书,听到没?”我本是会习惯地应着,当时由于和其他人说“拜拜”而忽视了“好呢”这种近乎习惯性的应答。等我下了楼,她却追出来大声喊:“要鼓劲读书,听到没有啊?听到没有啦? XX ?”“哎,晓得呢!”身旁送我的姐夫应和着。而我还是郑重地回应了辛劳的妈一声“好!”那一刻,我知道这一声不是敷衍,因为我明白:我是她的安慰,她的希望,我不能辜负为女儿、为这个白癜风久治不愈到北京找家最好的医院家苦命了一辈子,精神倍受煎熬,生活极其廉价潦草的妈妈!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