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17|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触不到的彼岸 o0xgvaoz

[复制链接]

158

主题

158

帖子

158

积分

VIP会员

Rank: 2

积分
158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17:14:2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浅浅的睡眠,沉沉的梦幻,醒来,你已在彼岸。? ?

  第一回? ?

  都说时间是治愈伤口的良药,可春去秋来,叶子绿了又黄了,大雪积了又化了,却始终消散不了她对他浓浓的思念,痛在心口,深入骨髓。? ?

  枯瘦的手指轻轻描摹着石碑上凹凸不平的字,一个个深深地映入她的眼眸,像刺入肉体的荆棘,让人痛到窒息。于昊之墓。终年17岁。? ?

  微风轻柔地吹拂着她的发丝,嘴角露出干涩无力的笑。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安静的,仿佛这个世界离她很远,很远。? ?

  “苏瑾,你又发呆了哦。”室友兼好友小洛笑得一脸如花,推了推她,“诶,听说发呆代表想念,老实交代,想谁去了啊?”? ?

  苏瑾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没有呢,讲到哪了?”? ?

  “真没趣,喏,增值税了。”小洛噘了噘嘴,不愉快地用手指了下。? ?

  大学的课堂不同从前的课堂,看着同学们匆匆走进教室,直到课结束后又匆匆离开教室,又或者是课上到后面教室越来越空,虽是呼吸着同一片空气,却没有共同的语言。叫人如何不想念曾经的同学朋友。? ?

  那是个如同家一般温暖的教室,苏瑾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些美好的回忆。? ?

  “喂,苏乔宇,你再踢我凳子信不信我让你断子绝孙!”苏瑾在忍受了凳子无数次的摇摆后,终于再一次发起语言攻击。? ?

  无赖身后人是个脸皮比她还厚的人,依然嬉皮笑脸地说:“干嘛对自己这么狠心,难道你想当丁克家族?”? ?

  话音一落,就听见了‘哗啦哗啦’的2019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声音,苏乔宇一脸震惊地看着前面惬意地靠在他课桌上的人,再看看散落了一整地的书,咬牙切齿地说:“苏瑾,算你狠。”? ?

  “咱们在一条街上住了那么多年了,你懂的,这个一点都不狠。”翘着二郎腿,吹着不成调的哨子,俨然一白癜风会传染么个市井女流氓。? ?

  这就是苏瑾,曾经的苏瑾,那个时候的她还很单纯,有着简单的快乐,会为了一个解不开的数学题而烦恼,会为了班级篮球赛得奖而开心;会为了期末考试而紧张,会为了周末假日而开心;会为了在食堂挤得头破血流而嘀咕抱怨,会为了躲在被窝里和朋友聊天而开心……? ?

  本来可以一直享受简单而美好的生活,在家里陪着奶奶,在学校有朋友陪着,循环往复过了十几个年头。然而再一次回到家时已没了奶奶的身影,她来不及放下书包,在每一间房里寻找着那个熟悉亲切的身影,可见到的却是奶奶那间空空如也的小房间,古老的床架上不再叠放着这那套打满补丁洗的泛白的被子,那是奶奶的嫁妆,盖了几十年从不舍得扔掉,就连那个小橱柜都不在了,只留下墙上一片白净的痕迹。? ?

  就在那一次,她见到了好几年都未见面的父母,只晕晕乎乎听到他们歉意的声音:“小瑾,怕打扰到你的学习就没告诉你,毕竟你也上高三了,只有半年多就要高考了,所以……”? ?

  不去看不去听外面所有的一切,把自己关在房里哭了整整一天,拿出和奶奶唯一的一张合影,看了一遍又一遍。累了便靠在墙角沉沉睡去,这一觉睡了好久好久,久到她一次次的梦见了奶奶。? ?

  夏夜亮丽的星空,家门前那棵梧桐树下,一把蒲扇,两个小板凳,苏瑾听奶奶讲着古老的传说。多少年多少个夏夜都是这样过来的,苏瑾想着遥远的未来,期待着家人团聚的那天,心中便充满无限的希望。? ?

  “奶奶,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啊?”? ?

  “爸爸妈妈啊,去外面挣很多钱供你和弟弟读书,等钱挣够了自然就回来了。”? ?

  “真好,那我们全家就可以一起看月亮了。”看着那一弯明月,想着将来相聚的一天,脸上便溢满了笑容。那年她6岁,寄托在外婆家抚养的弟弟才3岁。? ?

  一段段记忆像是杭州白癜风医院在哪里跳跃性的,苏瑾在和一群小伙伴玩得不亦乐乎,奶奶蹒海南白癜风专科医院咨询跚着从远处走了过来,由于多病显得老了许多,干枯的手里提了一袋子东西,大老远就笑呵呵地招呼她们:“瑾儿快过来快过来,今天赶集,奶奶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饼干,拿去和她们一起吃。”漫天都是欢声笑语。? ?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已是苏瑾结婚的日子,奶奶精神焕发,笑得合不拢嘴。苏瑾端着茶去敬奶奶,却怎样也无法靠近,似乎永远都隔着一层雾,苏瑾焦急地用手去抓,触到的却只是冷冷的空气,大声呼喊着奶奶,听到的却只有自己的回声。? ?

  刹那北京治疗白癜风的医院间惊醒,枕头已被泪水浸透。? ?

  第二回? ?

  一个人看着如血的残阳,回忆着过去,眼眶还会不自觉的变得湿润。连小洛在旁边站了多久都没发觉。? ?

  叹了口气,小洛轻轻拍了下苏瑾,“苏瑾,你看着我的眼睛,你狠心让我天天为你担惊受怕吗,你一直都这个样子,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你真的有把我当朋友吗,如果有,那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请你把你的过去告诉我好吗,让我也为你承担一半的痛苦,行吗?”? ?

  从小洛的眼神中,苏瑾看到了痛苦与无奈,那种想触碰却触不到的挣扎。对啊,她一直封闭自己的内心,却殊不知会伤害自己身边的人,她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呢,可是,她现在还没有做好坦诚面对一切的心理准备。? ?

  “对不起小洛,你当然是我的朋友,但请原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我想通了一定跟你说好吗?”她看着她变得失望的眼神,心如绞割,她现在没勇气跟任何人说起那些事,包括她的父母。或许这只是她掩饰自己的借口,不轻易跟别人提起,却阻止不了自己的记忆。? ?

  奶奶的去世让苏瑾感觉自己像是被人遗忘了的孤儿,独自面对冷壁,已经无法倾诉冻僵的心。当看到在客厅等了一天一夜的叶小陌时,苏瑾感到久违的暖流沁入心间,那时她想这种朋友她愿意用整个生命去对她好。? ?

  当再次踏进校园时,苏瑾是带着笑的,她并不是一个悲观的人,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生老病死是谁也挡不住的,逝者已逝,生者安息。她突然发现,生命是脆弱的,要懂得珍惜身边的人,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她庆幸她出门时留给父母的是笑颜而非埋怨。? ?

  脚步渐渐缓了下来,要珍惜身边的人啊,她怎么可以因为一件小事就跟他生气呢,是她误会的他而他并没有错。脚步加快,只为快点见到那个她想念却又深感抱歉的人。耳边疾风掠过,激起心中千层浪花,曾走过了无数次的路却显得如此遥远。? ?

  如果知道是这种结果,她还会不会义无反顾地去找他。如果知道是这种结果,她肯定不会再任性耍小脾气。可惜没如果。? ?

  当她站在那扇沉重的铁门前,院子里的清静让她莫名的心慌。焦急地拍打着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